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亚影像

每天为您带来精彩的视觉盛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该博客图片均为《东亚经贸新闻》摄影部记者拍摄,转载或他用请联系本人,请合法使用图片!!!Email:dyxwll@126.comQ Q : 918178061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个老师七个娃 火炕边的学校  

2010-03-19 10:01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老师七个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火炕边的学校还能撑多久?

农安县巴吉垒镇洼中高村屠家窝堡地处偏远却学风浓郁,3年来出了20多名大学生

  校舍成危房,老村主任腾出自家的房当教室

  俩老师调走,村民们又把其中一位请了回来

  可如今村民们还是很担心——

  农安县巴吉垒镇洼中高村屠家小学算是洼中高小学的“分校”,这个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小学,生源主要来自洼中高村屠家窝堡屯7、8、11社。在最近3年中,这里有20多名农村娃考上了大学。

  让孩子考上大学——是屠家窝堡屯村民思想中摆脱贫困最大的希望。但今年开学的一个通知,让学生和村民不知所措:学校教室被告知已成危房,村小学将两个一直坚守的老师撤走。如果上学,只能转校,以后这些未满10岁的孩子将要走4公里泥泞的黄土路去上学。

  为了让孩子能上学,77岁的老村主任将房子空出来,村民将小学内的桌椅搬到“新教室”,被调走的曲老师也被调回。每天,曲老师会早早地来到“新教室”,烧烧炕,扫扫地,然而,一间教室和一个老师,只能解决7个大孩子的上学问题……

  这所小学

  老村主任家是教室

  仅一个老师一个班级

  3月17日,记者第二次来到农安县巴吉垒镇洼中高村屠家窝堡屯7社,在老村主任董清家院外,记者听到了一阵朗朗的读书声。

  9时30分,几个孩子推门而出,到院子空地上打起了雪仗。这个只有40平方米左右的“教室”,简单而又冰冷,屋里除了两铺炕可以用来取暖外,再没有别的取暖设备。在地上,摆满了陈旧的桌椅,朴素的乡村教师曲中文正在擦黑板,然后,将掉到地上的粉笔头捡起来,小心地放到一个空盒中。

  就是在这样一间“教室”里,7个孩子在学习着小学二年级下学期的课本。他们算是幸运的,因为他们有一个好老师,有一间可以遮风挡雨的教室。每次他们上课的时候,还有10个比他们小点的孩子会挤在门口,学着、听着、玩着……

  50多年前建“耕读点”

  最多时有70多个孩子

  77岁的董清原是洼中高村村主任,屠家小学的变化他是最清楚的。董清说,因为屠家窝堡是农安县最为偏远的村屯,它和松原、四平相邻,农民生活都很清贫,但这里的人口并不少,在上世纪50年代,为了解决屠家窝堡几个村屯孩子的上学问题,洼中高村就在屠家窝堡设立了“耕读点”,也就是现在的屠家小学。

  “这个学校最火的时候有70多个孩子。”董清说,屠家小学在2000年前学生还很多,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学生,老师也不少,学生最多的时候达到70多人,比村小的学生都多。然而,随着计划生育的开展,农村人口得到了控制,屠家小学的生源也越来越少。到了2000年,屠家小学二年级以上班级被取消。学生如果到了三年级还想上学,就要到其他学校。

  原来的校舍成了危房

  仅有的两名老师调走

  在距离董清家500米远处,就是农安县巴吉垒镇洼中高村屠家小学。屠家小学有9间教室,整个校舍已经空无一人。2009年,村民就接到通知说,屠家小学校舍属于危房,让学生尽快转校。“当时学校有30多个孩子,都很小,我们没有同意。”村民张作安说,当时他的女儿正在上学前班,为了能让孩子们安心上学,几十个家长一起找到了农安县教育部门,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,这些孩子又在屠家小学呆了一年。

  今年3月初,村民再次接到关于校舍成为危房的通知,要求所有学生不许再到学校上课。同时,学校内仅有的两名老师被巴吉垒镇洼中高小学调走。“当时,我们这些家长都毛了,真不知道咋办。”村民齐公明和同村的几个村民因为此事再次找到相关部门,但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答复,而洼中高小学也要求,屠家小学的校舍不允许再使用。

  老村主任空出房子

  众村民拿来柴火

  张作安说,为了能让孩子们继续上学,他们到镇上和县里跑了多次,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。3月初,到了学生开学的日子,但学校教室用不了,两名老师——曲中文和贾树臣也被调走,这急坏了孩子家长,也急坏了闲不住的董清。

  “校舍用不了,用我家的,那里就是有点冷,但也能用。”董清没有和家人商量,他决定将自己一处空着的房子收拾出来给学生上课。这个时候,屠家小学一共有17个孩子,其中,有7个孩子已经上二年级了,另外10个孩子上学前班,到暑期就该上一年级了。董清的“义举”让村民们竖起了大拇指,有了教室后,村民们来到屠家小学,将小学内旧桌椅搬到了董清家,搬进了新教室。因为怕孩子们上课太冷,而新教室只有火炕能取暖,为此,有很多村民从家中拿来柴火。

  这位老师

  在屠家小学20多年 回村带着7名娃娃上课

  教室的问题解决了,但老师的问题又难住了村民。

  “去求求曲老师吧,他应该能帮咱们。”教室的问题解决后,几个孩子家长想到了曲中文老师。曲中文老师也住在屠家窝堡屯7社,58岁的曲中文老师1975年参加工作,30多年的从教生涯中,他在屠家小学就教了20多个年头。

  曲中文和屠家小学有着很深的感情,在他这次被调走前,他教学前班。被调到洼中高小学后,他被安排带六年级。在洼中高上了一周的课,曲中文听说村民要请他回去后动了心。“这件事我做不了主,只要学校同意,我服从安排。”村民们领会了曲中文话中的含义,马上找到教育部门,要求给他们派两个老师,负责原屠家小学学生的教育工作。

  洼中高小学同意了,但却没有老师愿意到这样一个偏远的村子教书。这个时候,曲中文老师调回村里,负责教7名二年级学生。而另外一位和曲中文老师一同被调走的贾老师因为到了退休的年龄,学校没有再做安排。这样,7个孩子有了老师,有了教室,在几天前开始了正常学习生活。而另外10个学前班的学生,洼中高小学暂时没有进行安排。

  每天提前到教室烧炕 坚信最少3个娃能上大学

  曲中文看上去很纯朴,对于回到村里教7个二年级的孩子,他没有任何的怨言。曲中文每天早上7时许就会来到董清家,他先是把两铺炕烧热乎,然后再打扫打扫屋内的卫生,然后等着孩子们来上课。“以前也这样,只不过那时候是在学校。”董清说,自2000年以后,屠家小学就只有他和贾老师两名教师,没有领导,他们一直是自己约束着自己。

  “和村小一样,正常点上课,正常点放学。”每天早上,有学生看到“新教室”冒烟后就会来到学校,他们每天8时30分上课,15时30分放学,曲中文不曾间断过。“凭我30多年的经验,就这几个孩子里,最少能有3个考上大学。”提到现在的7名学生,曲中文感到很有信心,也很骄傲,他说,这7个孩子都很聪明,其中有3个孩子特别聪明,他坚信这3个孩子能考上大学。曲中文告诉记者,从屠家小学出去的学生,到了别的学校大都名列前茅。

  这个村

  村里3年出20多名大学生 供孩子上大学成风气

  屠家窝堡屯偏僻,村民的生活也很清贫,村民们很少有人外出打工,大多数人靠耕地来维持家庭开销。但就是在这样一个闭塞落后的农村,几乎所有家庭都把孩子的教育问题放在了第一位。“孩子没出息,在这村里都抬不起头,我们这辈子不就白活了吗?”村民邹国真道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。

  曲中文老师告诉记者,在这3年的时间里,他们村里已经有20多人考上了大学,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他教过的,他的儿子也是其中一个。在去年的高考中,曲中文的儿子就以636分的好成绩考上了吉林大学。“这是一个好的风气,大人们都希望孩子能有出息。”董清说,在他们的村子,供孩子上大学已经成为了一股风气,村民都希望能把孩子培养成人,然后改变孩子和他们自己的命运。

  这段路

  最近的小学有4公里 一下大雨土路成泥塘

  从巴吉垒镇到洼中高村不到20公里,然后再走4公里的乡路就到了屠家窝堡屯7社。而洼中高小学距离屠家窝堡屯7社有6公里,6公里都是土路,为此,屠家窝堡屯很少有人将孩子送到村小去上学。除了洼中高小学外,距离屠家窝堡屯最近的是洼中高农场小学,但也有4公里。就是这4公里的乡道,记者开车用了近20分钟。

  在第一次去屠家小学时,正赶上天暖和雪开始融化,那次,记者就是徒步进入村里的,记者走了一个多小时,要不是老乡帮忙带路,可能走的时间会更久。但就是这条路,是村民到镇里办事和孩子到农场小学上学的必经之路。

  其实,这段被村民称之为乡道的土路根本不算是路,只是村民平时走得多了形成了一条路,路上坑坑洼洼。村民说,等到雨季的时候,就是赶马车都走不了。屠家窝堡屯的孩子们到了上三年级的时候,都要经过这里去上学。

  村民说,下雨的时候,他们会组织马车送,但如果雨下得太大,路变成泥塘,马车都过不去,没办法了,孩子也只有在家休息了。

  一个难题

  娃太小不能到外面上学

  就算有教室

  还缺个老师

  曲中文老师告诉记者,2000年以后,到了三年级的孩子都到农场小学去上学了,主要原因是屠家小学就两个老师,还没有会教英语的。另外,到了三年级的学生都长大了,那段路也能一个人走了,每天往返也要将近3小时。但不到三年级的孩子太小,根本没法走。而村民到了农忙的时候又不能接送,为此,村民们都希望孩子能在屠家小学读完二年级再到农场小学去上学。

  “dai,大家跟我发音。”每天曲中文老师在上课的时候,一些家长就抱着自己的孩子在门外听,有细心的家长还用笔记下来。“这7个孩子的问题解决了,我们这几个可咋办,还有那些也要长大的孩子咋办。”张作安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有了教室,有了老师,他坐不住了,但他又无能为力。

  屠家小学7个孩子上学的问题暂时解决了,但还有10个马上就要上一年级的孩子不知道如何安排,还有一些也即将长大的孩子更不知道将来面临什么样的问题。

  “我可以把另外一个屋子也收拾出来,但就算能装下这几个孩子,也没老师啊。”董清也无能为力。

  “我一个人只能教一个班,如果教两个班可能都教不好,这些孩子也学不好啊。”曲中文老师也不知道如何来解决这个难题。

  一个希望

  能有资金

  重建小学

  在屠家小学建校后,屠家窝堡屯7、8、11三个社相继给了小学3垧土地,希望村里将这3垧土地的收成用于改善小学的设施和校舍的修复。但村民称,虽然地已经给了学校很多年,但土地收成所得没有一分用于学校。这次,学校校舍被告知成为危房后,村民希望洼中高小学能拿出部分资金来修复屠家小学的校舍,或者重新修建小学,但学校并没有同意。

  针对此事,记者联系了洼中高小学的刘副校长,刘副校长称,屠家小学的校舍的确已经成为危房,但他们并不负责修复,小学修复的问题要政府来管。另外,刘副校长称,整个洼中高村已经完成了小学的合并工作,只有屠家小学一直没有合并,但已经在他们工作计划当中。刘副校长也承认,屠家小学的情况比较特殊,对于另外10个孩子的上学问题,刘副校长表示,按照相关要求,对于没有条件的学校,可以不开设学前班,这也不在义务教育范畴之内,为此,他们也无能为力。

  针对此事,记者来到农安县教育局,信访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小学撤并问题是政府行为,对于屠家小学面临的问题,他们也没有办法。

  (本版稿件 记者 郭家豪 助理记者 胡海宾/文 施忠威/摄)

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孩子的眼神里流露出渴望有个真正的课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孩子的眼神里流露出渴望有个真正的课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没有上学的小孩子们经常来这个“课堂”玩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挤在一户民宅内上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孩子们挤在一户民宅内上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孩子们挤在一户民宅内上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师在念课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师破旧的教案上放着借来的课本.眼镜.还有从地上捡起的粉笔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没有上学的小孩子们经常来这个“课堂”看哥哥姐姐们上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里的路泥泞难行,成人走都经常滑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里的老教室已经锁上了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里的老教室已经锁上了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里的老教室已经锁上了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村里的老教室内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村里的老教室内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里的老教室内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里的老教室内桌椅破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村里的老教室内部挂着“和谐施教”的大字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