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亚影像

每天为您带来精彩的视觉盛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该博客图片均为《东亚经贸新闻》摄影部记者拍摄,转载或他用请联系本人,请合法使用图片!!!Email:dyxwll@126.comQ Q : 918178061

网易考拉推荐

长春街头发现乞讨儿童  

2011-02-14 10:00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长春街头发现乞讨儿童

本报联合新浪微博以及社会各界人士推出了“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”的行动,吉林省公安厅以及长春市公安局打拐办向群众征集线索,9日、10日记者接连两天走上街头寻找线索,并未发现乞讨儿童。

 本报记者联合长春市救助管理站再次进行街头救助巡逻,在长春火车站发现一伙乞讨人员,两名成年女子带着两个男孩正在乞讨,其中一名15岁男孩被带回救助站接受救助。

  踏查

  9:40 红旗街

  没有发现乞讨者

  记者早早就来到了长春市救助管理站,负责巡逻的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完毕。9时20分左右,在救助管理科刁厚民科长带领下开始上街寻找并救助乞讨儿童。9时40分,街头救助巡逻车首先来到了红旗街商圈,在这里并没有发现乞讨者的身影。

  9:51 桂林路

  一老太太跪地乞讨

  9时51分,记者一行人来到了桂林路。发现一名70多岁的老太太,正低头跪在地上,面前的乞讨工具里面零星放着几枚硬币。“你有什么困难?”刁厚民俯下身,对老太太嘘寒问暖,没想到她却突然站起来,表示自己可以拾荒,然后转身离开拒绝救助。

  10:10 重庆路

  男子裸身乞讨

  10时10分,在重庆路一家商铺门前,记者见到一位上身赤裸的乞讨男子。没等工作人员开口,男子就起身,迅速穿上衣服离开。

  10:50 火车站站前

  出现乞讨男孩

  10时40分,巡逻车来到长春火车站。记者跟随工作人员首先来到了站前地下商场,检查了各个出入口,并未发现乞讨者。

  10时50分左右,当巡逻车朝着“太阳城”方向行驶时,记者突然在轻轨站点发现一个广告牌后面隐藏着两个身影,一名拄拐老太太身后站着一个孩子,两个人衣着破旧,行迹可疑。

  “那有一个带孩子的!”记者高喊了一声,随后刁厚民科长迅速将车停靠在马路边,当记者一行人来到广告牌后时,那两个身影已经不见了。

  大家开始在附近寻找,突然看到那个拄拐的老太太,没一会工夫,一名身穿花上衣的中年女子带着两个男孩子围聚到她的身边,几个人站在那里说着什么。随后,记者和几名工作人员一起追了上去,就在此时,原本正在说话的4个人突然分散开,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。

  “别跑!”工作人员向4人示意,并拦住两名男孩,而拄拐的老太太不肯听从劝说,迅速消失在人群中;而那名中年女子在逃跑过程中被拦住。

  救助

  中年女子不接受救助

  “跟我们回救助站吧,有什么困难跟我们说,我们一定帮助你们。”刁厚民一边安慰他们,一边将他们带往巡逻车上。与此同时,很多路人驻足围观,一同劝说这3个人接受救助。

  然而中年女子说什么也不同意救助,想办法用力挣脱,见女子不肯接受救助,年龄稍小(大概七八岁的样子)的男童在一旁大哭大叫起来,“我不去,放开我!”后来,他干脆躺在地上,手不停的抓,两只脚四处乱踢。这时,中年女子说这个男孩是她的儿子。“是你儿子,为啥看到我们你连儿子都不要就跑?”记者问道,她却没有回答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她是我儿子,真是我儿子。”由于女子强行拒绝救助,工作人员只能放弃救助。

  一男孩被带回救助站

  随后,当大家返回到巡逻车旁时,发现那名年龄稍大的男孩已经坐在巡逻车里了,他倒是很镇静,既不哭也不闹,当看到陌生人,他就将头转向一边,朝着车窗外看去。

  “先把他带回救助站,然后详细核实他的身份。”刁厚民说。

  对话

  男孩红着眼圈说想家

  当日14时许,记者来到了长春市救助管理站,刚一走进大门,就看到了那个男孩。此时,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正在为其进行受助人员信息登记。记者看到,登记表上写明,男孩名叫杨永鹏、15岁、户籍所在地是甘肃岷县。“有个女的刚刚来过,自称是孩子的母亲。”工作人员介绍,前来认领孩子的女子就是那名穿花上衣的中年女子。

  记者:你上学吗?

  男孩:六年级了。

  记者:你来长春多长时间了?

  男孩:半个月。

  记者:那几个人你认识吗?

  男孩:(点点头)

  记者:都是你什么人?

  男孩:弟弟、姥姥和我妈。

  记者:你在这里有亲戚吗?

  男孩:(摇摇头)

  记者:那你们来长春做什么?过年怎么没回老家?

  男孩:(默不作声)

  每次,当记者问起他们4个人来长春的目的,男孩都不回答。记者试图与他拉近距离,询问起他家乡的情况,发现男孩红了眼圈,他说自己想家。男孩告诉记者,一家人只有父亲(在河南)一人打工赚钱,他和姥姥、妈妈以及弟弟在长春租房子,并没有钱花,而当记者问起他妈妈做什么时,他拒绝回答。记者留意到,男孩左手上有一道鲜红的伤痕,男孩对此解释说,这是烫伤的。

  在随后的交谈中,尽管男孩几度沉默,但记者一再追问下,男孩承认了自己“是来要钱的。”男孩说,弟弟、妈妈和姥姥,他们都是来长春要钱的,而且“要得来钱”,不是难事,但给的最多的是5元面值。“是我自己要出来要钱的。”男孩称,要来钱之后,他的妈妈也会给他零花钱,但对于每天的“收入”和他得到的零花钱是多少,男孩始终不回答。15时40分许,男孩被工作人员带去洗澡换衣服。

  救助站说

  乞讨男孩需DNA验亲

  据刁厚民介绍,男孩的身份已基本了解,但他是否为被拐卖的,与那名妇女的真实关系,还需要等14日的DNA采血鉴定之后的结果来判断。

  如果双方却为母子关系,该如何解救这名乞讨儿童?刁厚民介绍,如果他的父母有经济能力,将劝说他们将孩子送回老家。

  心理专家

  乞儿长大后或危害社会

  远走他乡、跪地乞讨,对于乞讨儿童今后成长会造成哪些影响,记者咨询了国家职业高级心理咨询师王春勇。“乞讨对儿童的成长及心理势必会造成影响,尤其是年龄较小,没有自我意识的儿童。”王春勇说,据观察在一般的乞讨组织中,较多的是老妇人带着孩子乞讨的,由于年龄较小的孩子容易被“操控”,并会在乞讨过程中找到“乐趣”、尝到“甜头”。倘若已经是十七八岁的青少年,他们已经具有主观意识,便会认为当街乞讨会很害羞,而这时,他们就有可能做出危害社会的行为。

  新闻延伸

  甘肃省岷县小寨乡

  全国有名的“乞丐乡”

  甘肃省岷县小寨乡(现改为中寨镇小寨办事处)是全国有名的“乞丐乡”,在长春街头出现的那些抱小孩乞讨的妇女,大多是甘肃岷县人,多分布在重庆路一带。有一些儿童甚至是被租借来的,乞讨者为博得路人的同情,不惜将孩子掐哭,“逼迫”路人施舍钱物。

        记者  施忠威  赵飞 摄

长春街头发现乞讨儿童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街头乞讨儿童和大人不愿意接受救助站帮助正在挣脱

长春街头发现乞讨儿童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街头乞讨儿童不愿接受救助长春街头发现乞讨儿童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带回救治站的乞讨少年

长春街头发现乞讨儿童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带回救治站的乞讨少年

长春街头发现乞讨儿童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街头乞讨儿童被救助站工作人员带回站里,准备做进一步的DNA鉴定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