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亚影像

每天为您带来精彩的视觉盛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该博客图片均为《东亚经贸新闻》摄影部记者拍摄,转载或他用请联系本人,请合法使用图片!!!Email:dyxwll@126.comQ Q : 918178061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  

2012-03-02 12:09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

梅河口的于宏在与男友即将结婚前被查出患有白血病,男友不离不弃一直照顾她,于宏现在北京接受治疗,她说——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

于宏:

  “我希望好心人可以帮助我,让我能够早日康复,和我的男友在病房办场特别的婚礼,我亏欠他一个一辈子的承诺!” 

  于艳:

  恳请大家救救我的姐姐!我的电话号是:18210106309 捐助账户:工商银行(北京市海淀区玉泉路玉海园分理处)6222020200086516438,开户人:于宏。

  于宏是梅河口市一名护士,即将与男友结婚时,被查出患上白血病,男友不离不弃地在她身边照顾了近两年。于宏虽然得到了母亲的骨髓移植,度过了危险期,但感染和排异仍伴随着她。已花费了近百万元,至少还需要一年的治疗,二三十万元的治疗费用成了难题,于宏随时面临着危险。2月27日,东亚记者通过于家人发布的网上求助信息联系上了于宏一家。3月1日,东亚记者见到了在北京进行治疗的于宏,于宏表示,她想和男友在病房里举行婚礼。

  患病女孩家人网上求助

  “一个白血病女孩的泣血求助——我想活着!”这是微博发布的求助信息,求助人叫于艳,是于宏的妹妹。

  2010年5月,家住梅河口市中和镇刘堡村一组的于宏,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,距她的婚期仅剩一个月,男友为了照顾她,放弃工作,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。

  2月27日,东亚记者电话联系到了于艳,她告诉东亚记者,她爸爸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,平时在家务农,经济收入有限,每年大约有1万元收入。

  母亲冒死为女移植骨髓

  “我现在不能干农活了。”于宏的母亲王桂芳说,她与于宏配型成功的时候,医生嘱咐她,她已经超过了捐献骨髓的年龄,并且有先天性心脏瓣膜未闭合的心脏疾病,她可能面临着下不来手术台的危险,但为了救女儿,她还是坚持做了手术。

  2011年的5月12日,手术的时间到了,所有人都忐忑不安,手术非常顺利,妈妈的骨髓在于宏体内,生根,发芽。骨髓移植,要过四大关:配型关,清髓化疗关,感染关,排异关,这些也都是重生的代价,如果顺利的度过这些,那么就获得重生了。    

  乐于助人是个热心肠的女孩

  于宏病前在辉南县血栓病专科医院工作,院长尹金龙在电话中告诉东亚记者,于宏工作了近5年,是一名热心肠的女孩,同事有什么困难,只要她知道后,都会主动的帮助到底。于宏检查出白血病后,他组织全院职工捐款,同时辉南县卫生局也号召全县卫生系统捐款,短短几日内,善款接近4万元。

  女孩想办特别婚礼回报男友

  “我欠他一场婚礼,我想办场特别的婚礼,这场婚礼我想在病房里举行。”在电话中,于宏用微弱的声音说,生病后,她的男友周长友放弃了工作,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,她觉得自己亏欠了他一辈子的承诺。

  “缘分把我们安排到了一起,我不能放弃她。”周长友说,虽然他们之间的爱情在别人看来平平淡淡,但他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女友。

  周长友告诉东亚记者,于宏生病后,他的父母拿出了仅有的十五六万元积蓄,为女友治病。

  东亚记者到北京看于宏

  3月1日,阴雨蒙蒙。29岁的女孩于宏安静地躺在北京市道培医院的病床上。

  于宏自从2010年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以来,经历了重重磨难,如今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。“能活到今天是个奇迹,她已经顺利地配型成功,度过了排斥期,现在是康复期,可我们已经再也借不到钱了,她已经两次被停药了,没有钱,只有死……”于宏的未婚夫周长友绝望地说。  

  男友卖掉新房为她看病

  手术后于宏又进行排异治疗,在此期间,她被感染,病情出现复发,并出现了败血症。后经医院努力,病情已有所控制。

  但从患病至今共花费了近百万元,为了给她治病,爸爸妈妈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和一部分农田,住进了亲戚家。如今面对后续治疗的高昂费用,一家人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,经常出现断药的情况。

  “不好意思,姐,让你在外边等了这么长时间,刚才护士过来打针,于宏手上全是淤青,看不到血管,扎了好半天。”周长友说。东亚记者昨日在北京市道培医院见到周长友时,他面色蜡黄,头发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理过了。他的声音温柔、平和,每过一道门的时候,他都会马上去开门,细心地挑起门帘。

  今年27岁的周长友辞去工作,照顾未婚妻于宏两年了。于宏的病床和墙壁中间40厘米的夹空中放着4张板凳,这就是周长友睡了3个月的床。一天只吃一顿饭他,每天寸步不离地照顾着于宏。

  为了给于宏治病,于宏的父母卖了家里唯一的一处房产,又变卖了田地;周长友卖了用来结婚的新房。为了能节约治疗经费,于宏选择放射治疗,但从此她就会因此而终生不能生育。

  虽然于艳一口一句“姐夫”这么叫着,其实,周长友和于宏并没有登记,“我们只是差那一道手续,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妻子,在我父母的眼中,她就是我家的儿媳妇。”周长友说。

  妹妹在西单乞讨帮姐筹钱

  现在于宏每天住院的费用是六七千元,如果输血或者输血小板,费用要一万多元。“我们已经没有钱了,我妈妈说,她要一路从家里乞讨来北京,为姐姐筹钱治病。”于艳说,2011年12月19日,她在名为“为姐姐祈福”的微博中写道:“如今我姐姐就处在最后一关,现在她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,一直在便血、吐血,每天都在打升白针,每天输血小板和血浆,每天的费用平均在一万多,我们实在无力在去承担这笔昂贵的费用了,我跪求好心人救救我姐姐吧,我想让姐姐活着!”

  为了救姐姐于宏,于艳来到北京后的第二天,就带着求助信和姐姐的诊断书、身份证,来到北京西单街头乞讨。随后,于艳在北京找了一份临时工作,虽然工作繁忙,但她只要一有时间,就到医院看望姐姐。

  周长友:扛不住就出去抽烟

  东亚记者问周长友,两年来,怎样排解自己的压力。

  “最难受的时候就是明明知道可以治得好,但是因为交不上押金,医院来催,给她减药或停药的时候。实在扛不住的时候,就去买包烟,找个没人地方,抽烟,然后接着想办法筹钱,然后回来接着照顾她。”周长友说,我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于宏,我会陪她一直走下去。   东亚特派北京记者 王威    东亚驻通化记者 李洪利

  记者  张秋磊 摄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 

我要和他办病房婚礼 - 东亚影像 - 东亚影像

精彩日志推荐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查干湖冬捕神秘的祭祀现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吨重的超级自行车!!!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000多斤的巨型宠物猪见过吗?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摸黑停车的最高境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4岁奶奶“金牡丹”成网游达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揭秘艾滋病病毒实验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体彩绘与金条齐亮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停车挡路 私家车被悬花坛示众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帅狗与靓妹的神秘故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东北神奇的冬捕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